The Golden Age of Grotesque.

11. 窺 (EXO / 韜勳)


[韜勳 TaoHun ver.]


  練習過後,滿身大汗的來到淋浴間想沖個澡再回宿舍。抱著衣服才走進去,黃子韜就覺得自己還真是會挑時間──
  最後面的隔間裡,混雜著水流聲、傳來一陣陣壓抑的抽噎聲音,然後是重重的捶牆聲。

  雖然是從小習武長大的堂堂六尺男兒,可黃子韜最怕的東西就是鬼。這又是若有若無的哭聲、又是沉重的撞擊聲,還真是叫他嚇得一顆小心臟都快從喉嚨裡跳出來了。
[韜勳 TaoHun ver.]


  練習過後,滿身大汗的來到淋浴間想沖個澡再回宿舍。抱著衣服才走進去,黃子韜就覺得自己還真是會挑時間──
  最後面的隔間裡,混雜著水流聲、傳來一陣陣壓抑的抽噎聲音,然後是重重的捶牆聲。

  雖然是從小習武長大的堂堂六尺男兒,可黃子韜最怕的東西就是鬼。這又是若有若無的哭聲、又是沉重的撞擊聲,還真是叫他嚇得一顆小心臟都快從喉嚨裡跳出來了。
  好不容易才做好了心理建設,一再告訴自己現在可是太陽還高掛在天上的下午時分、淋浴間外轉角就是練習室,裡頭還有其他練習生,萬一真出了什麼事,如果自己扯破喉嚨慘叫總該還是有人會聽見吧。……

  就這麼想著,他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最後面的隔間,大著膽子打算探探究竟。

  淋浴間最近在進行重新裝修,最後一間隔間的門板上留了幾個洞,想來原本是要裝門鎖的、後來不知怎地門鎖卻裝偏了位置,於是那幾個洞就這麼留在那兒了、暫時也還沒有補上。

  那人也真粗心,光顧著挑最隱蔽的角落,竟然沒注意到門上有洞……嗯,如果是人的話。

  黃子韜硬著頭皮湊近了門上的小洞,心裡同時閃過了100種恐怖片裡當主角從窺視孔向外看時會看見的驚悚畫面──
  幸好,隔間裡沒有血淋淋的殘肢斷骸、也沒有滿佈血絲的瞳仁與他超近距離對視;他看見的只是一個皮膚白皙的少年,安靜的站在蓮蓬頭灑下的水流之中發呆。看年紀和模樣,大概也和自己一樣是個練習生吧。……

  少年動也沒動,垂在身旁握成拳頭的右手有點發紅──大概剛剛就是用這手打牆壁的吧。黃子韜想。

  既然已經確定了淋浴間裡沒有鬼,不過是一個心情鬱悶的練習生同儕在這發洩情緒,那也就可以放心了、原本他應該要離開人家門前自己去沖澡的……
  可是看著那具赤裸的身體,纖細高挑的身姿和柔軟的曲線中還帶著點少年的稚氣、起伏的薄薄一層肌肉卻又隱約有種含蓄的力量──黃子韜居然看得移不開眼。

  就算沒看見臉,他也能夠肯定,那人無庸置疑是美麗的。

  兀自蹲在隔間門前怔愣,突然水聲卻停了;他急急忙忙站起身來,還來不及逃走,那扇門就開了。

  黃子韜認得那個練習生。

  吳世勳──
  外貌姣好卻顯得冷淡,只和幾個交情好的韓國練習生處一塊;而他們那夥人,在同期的練習生之中,分別在各領域都有出色的表現;年紀……好像比自己還小一歲……

  他被那人白花花的胸膛給刺激了一下、腦袋裡恍恍惚惚的還沒回過神來,就聽見對方用軟糯的聲音嘀咕了一句:「……變態。」
  黃子韜就算韓語學得再怎麼差,也還不至於聽不懂這個。

  而看著對面那中國少年張大了嘴、一時窘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,吳世勳又逼近一步,嘲弄的問:「喜歡嗎?」

  ……這下可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。
  黃子韜急得抓頭撓耳,我我你你了半天也解釋不出個屁來。

  吳世勳看好戲似的瞇了瞇眼──仔細一看他才發現,這傢伙不就是前幾天剛新來的那個中國練習生嗎。看他現在這副想說點什麼又說不出來,連略深的膚色也掩飾不住面紅耳赤的笨拙模樣……
  倒是神奇的讓他因為方才練習時,被老師唸了幾句而低落的心情好了不少。

  「要給你看看正面高清嗎?」知道對方韓語不好,他故意說得又慢又清楚、還惡劣的作勢就要解開繫在腰間的浴巾。

  黃子韜只覺得耳邊轟隆轟隆的響,根本聽不清吳世勳說了什麼。他的眼睛盯著那人和身體一樣白皙纖細的手指、慢慢的往腰間浴巾繫著的結移去──

  「臥槽!」老子不幹了啦!
  然後他終於忍不住捂著鼻子,狼狽的轉身逃出了淋浴間。





吳世勳你有種浴巾裡就別穿內褲!
Said 無視對方嫌棄的小表情,拍著大腿、誇張的笑得前仰後合的朴燦烈。

カテゴリー: 痴漢三十題  11. 窺
題目:同人衍生創作  部落格分类:小說文學

發表留言はこちらから ♥

COMMENT-FORM

SECRET

:: Introduction ::

鴆癮

Author:鴆癮
Block BBC × B.A.PY

PuttingHolesInHappiness
是坑慎入/
*號有肉慎入/
隨時歡迎各種留言回覆/
請善用拍手功能,感激不盡

:: Forest ::

:: Latest ::

:: Categories ::

:: Comments ::

:: Search ::